Nine

每星期更新一篇,特殊情况会有通知。
喜欢我就关注我吧~
现在cp(次序有意义)
AD钙奶
EA
海鲜组 油炸法棍
MA
魔王组
最喜欢的更新得最慢,但品质好
其他的cp没写的话意思就是不会出单篇
(只会夹带私货)
你可能会发现次序一点意义都没有
那是因为我更新看心情
(所以说为什么有这么多废话)

30fo点梗感谢

我来晚了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是打算50的时候的。。。

但是我好无聊啊!!!

不想更文 (。ì _ í。)

所以说小傻子们来点梗吧!

我能想到的我会写的都在tag里面了

但是!如果你说了一个其他的!我可能也会写!

其他的主要是其他游戏里面的。。。

就像r什么什么的呀~

所以说主要看缘分……

而刺客信条里的会写的都在酒里了!(tag里)

并没有写完啊啊啊啊!!!我忘记了!!!

那就看我以前的文吧~~~

本次点梗讲究公平公正,由抽签选出!!!

最近也是日常沉迷学习(并不)

我就很享受那种摊着什么事都不做的感觉。

明明作业只做了一点点但还是坚强的来刷lofter了。。。。

截止至10月13日晚上12点

如果不好意思的话,欢迎私信戳我~~~

现已截止咯!

如图,请为刺杀大业献出您的一份赞吧!

转发5元,关注100元!

你还在等什么!

当然,如果你有需要也可以打给Malik,联系方式是............(被Edward拍飞)

【AC】Ezio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3)

放假后完全不想动(摊)

先悄咪咪的把之前写好的文发上来……

五百年了!!!

我先看看自己上一篇文写到哪了……

还有,国庆完结什么的不可能的……

当时还是太年轻(捂脸)

——————————

【Ezio】

被大导师任性的拽进来的我现在姿势十分尴尬的半蹲在厨房的垃圾桶上。

大导师坐在橱桌的边上,两腿叠放,裤子微微绷紧,勾出腿部流畅的线条。

好!现在就是展现技术的时候了!看腿这件事,当然要做的悄无声息,就算被发现了也要理直气壮的夸一句好看!

“你在看什么?”

“呃……大导师你腿真好看……啊啊啊啊啊!你想对我的腿做什么!”

“呃……那通电话是很见不得人的事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小期待。

“并不是,只是担心Malik多管闲事。”

哦~~~大导师请开始你的表演~

【Altair】

你要是敢在我说话的时候打断,我就捅死你。

嗯……我那天在自己家里睡觉,过了一会,手机就响了。

没错,是你打来的。

当时我很不想接,但你一口气连打了七个——你要是在训练上这么有毅力的话,也用不着一直被Frye姐弟教育了。

然后......然后......就随便聊了会。

然后你就挂了。

看什么看,真的就是这样!

嗯.................你不要看我......我怎么会撒谎呢?!

呃............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会扔手机,心理素质也太差了。

其实就是,呃……

你就跟我说有重要的事要讲,我说没空。

然后...嗯……你问我在哪,我觉得你很烦就说在Malik那。

接着屏幕那就传来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你就挂了。

就是这样,我当然在自己家了,谁让你之前一直缠着我。

哼,活该。

对了,你刚刚是不是打断我了?

【Ezio】

出门后,大家的目光全集中在我受伤的左手上。

“呃……Ezio你是不是伤势更严重了?”Arno试探着问了下。

“并没有。”我捂住自己受伤的心。

Malik你不要拿那种目光看着我们啊!虽然Altair可能习惯了,但我不习惯啊!

“嘿,马铃薯,把手机给我,轮到我玩了!”Arno得意的把手机从Jacob手里捞过来。

【Jacob】

Arno你不要乱覆盖我的存档。

咳咳。

老兄,不是我说,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哇!那可是我姐啊!暴龙啊!这是事实啊!

当时的场面应该是:

Ezio眼睛眨都不眨,特别爽快的砸碎了我姐卧室的玻璃然后还跳了进去!

哈哈哈哈哈!!!

然后在对面卧室的我就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重物倒地的声音,疑似Ezio的惨叫声,然后就是 死 一般的寂静。

卧槽,吓死我了!

记得我的心理补偿费。

然后我就出门看看什么情况,只见你右腿流血冲进我卧室然后信仰之跃下去了……去了……了……

下面没有稻草堆啊!

二导师!!!受我一拜!!!!!

接下来你就向Malik家跑去了。

没错,Malik家。

嗯嗯。

Malik。

嗯~~~

大导师的魅力啊!!!

等等,大导师你冷静,有话好好说先把袖剑收回去!

【Ezio】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除了惨叫的Jacob。

心理赔偿我给双倍啊!多说几句嘛!

接下来就是Malik了……情敌啊啊啊啊啊!

要不是他就没那么多事了!!!

我早就!早就!呃……也说不定吧。

TBC.

———————————

哇!这么久没更新大家想不想打我!

你咬啊!咬死我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里是不要脸的吸粉环节

咳咳。

如果喜欢的话就请关注吧!

还有后续哦!

———————————

后期的我被当时自己的不要脸惊呆了。

【AC&WD&IFS&PRO】国庆贺文

没错!喷罐,A哥成功加盟!

国庆就是要热热闹闹的嘛!

这次贺文和国庆有一丢丢关系。

主要想看一群汉子去游乐场庆祝国庆
(特别是碰碰车啊啊啊啊!)

下面请欣赏由:
水溶A,老色鬼,法棍,伦敦撞车王,那个男人,上天入地寒鸦号舰长,海参,鳕鱼,昭云妹子,呆死萌,芝加哥老司机,【小喷罐】,病毒A等给大家带来的精彩演出(不你滚)

(我这里数了半天人,发现人数不对,怎么只有11个男的,过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我才发现忘加Delsin了……所以我给了他一个特别位置!)

cp:EA,油炸法棍,海鲜组,爷孙组,AD钙奶四人组
(对没错,昭云单身狗)

———————————————

(等等,这是国庆几周年!)

68,是不是傻

———————————————

Altair把兜帽向下拉了拉,因为气氛实在太尴尬了。

你能想象一行十二个大男人和一个看上去像妹子的妹子并排站在游乐园门口的景象吗?

那实在太尴尬了,Altair又把兜帽向下拉了拉。

“Alty,放轻松,我们今天不是来陪昭云过国庆的吗?今年是68周年呢。”

Ezio拽了拽大导师的手。

Altair一脸冷漠的看着把脸和兜帽融为一体的Ezio后,又把兜帽拉了拉。

“大伙,我们进去吧!”
昭云挥了挥手,看了看四周。

Altair和Ezio互相拉着对方的兜帽从门旁边蹭了进去。

Jacob用手杖杵了杵地面后拉着Arno往侧门跑去。

Edward开心的拍着Connor的肩往另一个侧门跑。

Haytham拽着Shay的衣袖从旁边栏杆翻了进去。
(因为刺客没钱了)

Delsin一脸兴奋的牵着正玩手机的Aiden的另一只空闲的手从正门昂头挺胸的走了进去。

昭云看见他们十指相扣的手后,抹了一把血泪,然后差点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最光明正大的自然是Alex和Desmond,Alex把Des抱住后直接跳了进去。

可怜的娃啊,昭云看了看差不多吓呆了的Desmond感概。

大家成功的从压门口进化到了压马路。

“呃……所以……我们先去玩什么?”
昭云挠了挠头,看着花花绿绿的地图问到。

“激流勇进!!!”Edward大声喊。

“不,父亲,至少会有三个人不同意的。”

“激流勇进!”Shay大声喊。

“我们可以单独去玩。”Haytham摸了摸Shay的头。

Edward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我们也可以单独去玩……”印第安小伙子不好意思的凑了上来。

“要不去玩过山车吧!”Delsin提议,眼神中充满了“你们如果不带我去就把游乐园炸了”的意思。

“……”Aiden沉默的表示同意。

“全票通过!”

【过山车】

“所以他们四个就去玩激流勇进了?真是没有团队精神。”和Altair一起坐在最前排的Ezio说。

“就是啊!”孤单的坐在最后面一排的昭云大声回答。

“Aiden,什么时候开始啊?”把毛线帽摘下的Delsin激动的问一旁把手机和鸭舌帽都寄存后,一脸生无可恋的私法制裁者。

“我不知道……”Aiden面色铁青,紧紧拽住把手。

“Hey~Aiden,你不会紧张了吧?”

“闭嘴。”

“你个矮子连把手都碰不到吧。”摘掉礼帽戴上兜帽的Jacob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因为故障没法放把手的Arno。

“工作人员正在修呢。你个死胖子,小心待会轨道在你这断掉。”Arno比了个中指。

Desmond看着缠在他身上的病毒触手,抽了抽嘴角,说:“Alex,没必要这样的,没什么安全隐患的,就算有,下面都是水也摔不死。”

Alex惆怅的看着水面,说:“以后少玩点MC。”然后又把触手仔细的缠绕在座椅上。

被裹成粽子的Desmond委屈的看着后座的昭云。

昭云自动避开了Desmond的求助,并表示今天仍是个吃狗粮吃到饱的一天。

储物箱的管理人在看到一堆帽子后心情十分复杂,尤其在看到手机屏幕上的“CTOS已发现犯罪可能性”的字后更为复杂。

过山车在修理好障碍后缓缓开动。

“Aiden,你没事吧。”Delsin戳了戳Aiden僵硬的脸。

我有没有事你不知道嘛,我又没有信仰之跃,超能力,黑光病毒,我只是个普通的私法制裁者,Aiden用眼神对Delsin说。

“Aiden~别把把手拽的这么紧~”Delsin用力拉了把Aiden的手,在发现用了老命也拽不下来时果断选择放弃。

“Altair,你看!马上要俯冲了!”Ezio兴奋的松开一只手。

坐在后面的Aiden寒毛一炸。

“又不是小孩子,别这么激动。”Altair鄙视的把Ezio的手放回把手上。

“虽然以前坐过这个了了,但如果和你一起坐的话感觉完全不一样呢,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大导师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是最~重~要~的~呢。”

“哦?那你上次和谁一起来的?”

Ezio成功向我们展示了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

过山车开始俯冲加速了!

全车人除了Aiden外全都一脸淡定,Ezio甚至还在和Altair调情,Jacob和Arno也是谈笑风生。

“哟,那个小姐帮你降低了多少啊?竟然够到把手了。”

“我可是已经听到轨道不堪重负的声音了。”

忍受着耳边Delsin兴奋的喊声的Aiden面色苍白。

“哇!Alex,你看那里有好多鱼诶!”

“……哦。”

“哇!Alex,你看那有一只乌龟诶!”

“……嗯。”

昭云迎着扑面的狂风躲避着迎面而来的狗粮。

过山车停下了。

导师们神清气爽的走了下来。

Aiden戴上他心爱的鸭舌帽拿上手机,蹲在垃圾桶旁半天就是吐不出来。

Delsin搓了搓手:“那个……要不要再来一次?以毒攻毒?”

Aiden颤颤巍巍的用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然后过山车设施成功的被切断了供电。

“大家……我们要不要去…吃饭?”
昭云试着提议到。

“好啊!”

【激流勇进】

两个船长极有默契的不穿雨衣坐在了第一排。

留下穿合二为一的雨衣的Connor和套了半身雨衣的Haytham坐在第二排大眼瞪小眼。

小车缓缓开动。

Edward激动的站了起来。

Shay也兴奋的站了起来。

“不……Shay,父亲,坐下。”Haytham头疼的说道。

“Yes,sir。”Shay极不情愿的乖乖坐下。

“儿子啊!作为一个真正的船长,就要勇于面对狂风暴雨!”
Edward对着空气夸张的张牙舞爪。

“Shay……不要理他。”

“…………yes,sir。”Shay斜瞥着一旁得意的Edward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车开动了。

Haytham把两只手搭在Shay肩上,使他不至于突然兴奋后站起来。

“父亲,说真的…你赶紧坐下来。”

“不!我可是寒鸦号的船长啊!怎么会畏惧这些!”

Connor抱住这位船长的腰,以至于这位伟大的寒鸦号舰长不会在接下来的狂风暴雨中闪了腰。

车开到了高潮。

车潜入水中后又浮空了一会后稳稳落在轨道上。

Haytham揉了揉一脸蒙蔽的Shay的脸后,看见自家老父亲浑身湿透满脸沧桑的样子叹了口气。

“我找到当年我开寒鸦号的感觉了。”

“船会到水里吗?船会飞吗?船会在进水且飞后稳稳着海吗?”
Shay抛出了素质三连问。

“当然会!怎么不能到水里,怎么不能飞!”

“我的莫林根号就不会!”

“你开的是假船。”Edward挥了挥手后愉悦的下了结论。

“Sir……QAQ”

“父亲……求求你坐下吧……”

“我不需要关心啦~”

“不是这样,我怕别人以为我们不太正常……”

Edward内牛满面的坐了下来。

车停了。

“爷爷。”

“咋了?乖孙砸。”

“昭云叫我们去吃饭。”

“大家冲啊!”

正在帮Shay把头发擦干的Haytham一脸冷漠的看着爷孙俩兴冲冲的跑远。

【午饭】

“大家,随意,点。”昭云笑着在“随意”上加重了语气。

十二个大男人听到这句话后硬生生一起打了个寒颤。

一堆帽子凑在一起对菜单指指点点了一会后,把Desmend推出来当作代表,理由是年纪最小。

“呃……我们要这个青菜…豆芽。”Desmend一脸惊慌失措的害怕的说。

“你们真给我省钱!”昭云开心的拍了拍自己的钱包。

“……以外的所有菜。”Desmend默默补了一句。

昭云深吸一口气,然后又吸了一口。

十二个大男人表示自己有些缺氧,不能呼吸。

“没事!国庆嘛!开心!”昭云老泪纵横的收回自己干瘪瘪的钱包。

如果排除掉:

Alex用触手给Desmend喂菜。

Aiden和Delsin合吃一碗饭。

Ezio腻歪在Altair怀里。

Connor和Edward豪爽的吃肉。

Haytham用纸巾擦掉Shay嘴角的污渍。

Jacob和Arno用刀叉打着打着就十指相扣。

的话。

昭云也就不会把馄饨戳成马蜂窝了。

“我们接下来干嘛呢?”

“碰碰车。”Jacob理直气壮的说。

【碰碰车】(激动人心的环节来了)

“为什么一局只能三个人……玩不了了……”Delsin不太开心的甩着手上的锁链。

“不是还有下一局吗?”昭云疑惑的问。

Delsin看着场上的Aiden,Edward和Jacob,表示昭云还是图样图森破。

Aiden一出场就撞到了场地边缘,并咒骂了几句,称其驾驶手感太烂,Delsin表示你长得帅你说什么都对。

Jacob用车兴奋的撞着Edward的车。

然后Edward生气的一个“咸鱼翻身”成功触发了被动技能“上天入地”,然后Edward就空降到了场外。

Edward:???

接下来,Jacob将目标转移为在边缘地带撞来撞去的芝加哥老司机。

Aiden看着Jacob冲过来,冷笑一声,掏出了榴弹枪。

昭云觉得自己突然成熟了很多。

老板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

“接下来我们就各自行动吧~”Ezio挽着Altair跑的飞快。

【摩天轮】

“Altair~”

“……嗯哼?”

“我们去乘摩天轮吧!”

“哈?!”

Altair感觉现在自己就像一个带着死皮赖脸的儿子坐摩天轮的心力憔悴的妈妈。

“Altair!你看你看!”

“天都黑了,看什么啊。”

“用鹰眼!”

Altair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当摩天轮升到顶上时。

“Al…Altair,我我我…我我喜欢你!”

虽然每天都要告白一次,但Altair还是很感动的。

………可惜最后正感动的时候,游乐场大停电。

被Altair踹下来的Ezio一边和大导师看着烟花,一边痛心疾首的表示回去一定要找Aiden算账。

【靶击场】

“那边的小伙子们~要不要玩一局射击啊~射到多少气球就给你们多少钱哟~”

本来向前冲的Jacob和Arno硬生生在原地犁出一道沟后停了下来。

“Arno!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让这家店破产!”

老板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十分钟后。

老板只剩一条短裤在空气中瑟瑟发抖。

“剩下的钱还给不给!说!”
不得不说,Jacob一说话就有种黑帮讨债的气势。

突然而来的大停电让Jacob和Arno蒙蔽了一会后就发现老板跑掉了。

“看到没,英国佬,你让他跑掉了!”

“去找Aiden算账!!!”

【纸片捞鱼】

Shay过来瞄了一眼后瞬间跑到Haytham旁边让他也来看。

“Sir,你看。”Shay指着水池中五彩缤纷的鱼说。

“你想玩?”Haytham笑了笑。

老板眉头一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Sir,这条!”

“这条!”

“还有这条!”

Shay灵活的用一个小纸网抓上来了所有的鱼。

老板暴风哭泣。

Haytham表示周末的仰望星空派有着落了。

【海盗船】

“我们就这么跑了是不是不太好。”Connor憨厚的说。

在后面追赶着并跑的飞快的Edward并不想说话。

在经过海盗船时。

“孙砸,你看那个!”Edward猛的拽着印第安小伙子停下。

五分钟后。

“爷爷,我们不能站在瞭望台上……我们应该坐在座位上,我知道一位伟大的船长不应该乖乖坐在椅子上,知道嘛……………过来一下,我看到一个……”

Connor把闻声而来的Edward一下子按在椅子上并面无表情的拉下了把手。

“孙子你怎么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能这啊啊啊啊啊啊啊!样子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爷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呢啊啊啊啊!”

Edward一开始对缓缓摇晃的海盗船极为不屑,但紧接着感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然后惊恐的发现自己又坑了自己,最后用高音骚扰了全船的人,终于和Connor一起摊在椅子上。

然后在海盗船处于最高点处由于大停电突然快速下降后停住,摊在椅子上宛如咸鱼的Edward泪流满面的表示要打死Aiden。

【碰碰车】

“Alex,他们都跑了,我们是不是……”

“你们不要跑!赔钱啊啊啊!”老板悲愤的喊。

Alex在原地冷漠的伸出触手。

老板瞬间十分乖巧的缩回自己的房间。

“Alex,我们现在干嘛啊?”Desmend蹲在碰碰车的门口无精打采的拨弄着手指。

Alex用触手从Desmend肩下穿过去后绕了一圈。

Desmend一脸蒙蔽的看着Alex把他举了起来扔了一下后接住又开始扔。

过了一会Desmend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Alex!放下我!”

“我拒绝。”Alex努力憋住自己脸上的笑容。

【烟火】

Aiden和Delsin漫无目的的逛着。

Delsin烦躁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我今天都没有玩到什么!”

“晚上有烟花。”Aiden看似随意的划弄着手机屏幕。

然后Delsin兴奋的带着Aiden飞上了制高点(俯瞰点)。

“哇!Aiden!你看啊你看啊!”

“……”

“可惜游乐场太亮了看不……”

大停电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哇!!!Aiden!你好厉害!”

Aiden不知为何感到背后一凉。

——————————

END(?)

——————————

回家后,孤独的睡在客厅的昭云听着四周的蜜汁声音再次感到了世界深深的恶意。

——————————

总算写完了!我感觉自己写了一年!

不要脸的求吸一波粉~每周固定更新,国庆还有三篇文~

所以你如果喜欢的话就关注我吧~~~

QAQ

【魔王组】小段子

是时候来一发魔王组了,吃我安利啦!

——————————

1.
ivlis对satanick对兔子的执念很不能理解。

对他每天都要团在一堆兔子玩偶中睡觉的行为更不能理解。

关键最近satanick已经开始抱着玩偶滚来滚去了。

原来缩在床角的ivlis因为satanick横着滚一直撞到他的原因只好搬到satanick枕边。

为什么有人会横着滚来滚去,不嫌累吗,ivlis想着。

不过最近收敛多了,ivlis叹了口气。

嗯?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ivlis盯着天花板陷入了思考。

2.
satanick对ivlis每早醒来都会离开他的怀抱的行为很不理解。

对他每次离开怀抱后都要缩在床角的行为更不理解。

关键最近ivlis已经把床角改造成小窝了。

从此satanick每晚都要抱着兔子玩偶滚来滚去,每次都要蹭到ivlis。

在他长达三周又四天的努(sao)力(rao)下,ivlis成功的被毅力惊人的satanick哄回了枕边。

satanick看着一旁ivlis的睡颜比了个V后,就把ivlis揽在怀里慢慢入睡。

3.
你说为什么之后不继续滚来滚去?

每次都要撞到墙疼死本大爷了!

4.
这是阴谋啊啊啊啊啊!

ivlis早上醒来后看到satanick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并且甩都甩不掉不禁在内心咆哮。

5.
“ivlis桑为什么不喜欢兔子啊~”

“我毛发过敏。”

ivlis看到satanick突然失落的表情,悄悄为自己成功呛到satanick点了个赞。

6.
第二天睡觉的时候,ivlis突然发现兔子玩偶全都不见了。

7.
“呜~我的兔子~”

satanick痛苦的将所有的兔子玩偶运到了licorice的房间里。

“你要好好照顾它们哦。”

“我并不需要。”

“小孩子就应该多玩玩玩偶嘛。”

“我真的不需要。”

“那就这么说好了啊。”

“……”

licorice:有个不听人说话的老爸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8.
“为什么妈妈你不和我睡?”

“你那边有很多……”

licorice领悟了

9.
licorice半夜刚把所有的兔子玩偶全运回某个不听人说话的人的房间里,第二天早上就发现全都回来了,并且还附带了一张小纸条:

本当に悲しくなりました(你这么做我真是悲伤)

不,我完全看不出来!

10.
之后satanick和licorice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拉锯战。

结局是最后三个人睡在了一张床上。

satanick每次睡觉时都颇为怨念的看着互相抱着的母子俩。

ivlis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licorice在给了母亲一个晚安吻后也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11.
“如果将你的怨气实体化的话世界都是黑色的了。”
过来串门的reficul在抿了一口红茶后,对黑眼圈与憔悴并存的satanick说。

satanick一口干掉红茶后将两块方糖嚼的嘎吱作响。

12.
兔子玩偶被孤独的留在licorice的房间里了。

还有无数的小纸条。

もう十分です!(だめ)

你够了! 没够。

これは私があなたに残した物が大切に保管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そうか)

这是我留给你的东西要好好保管。 是吗

これ以上来ないで、お願いします。(やめ)

不要再过来了,拜托了! 不要

私たちは一緒に幸せです!(そうではない)

我俩在一起很幸福! 才不是

漢字も書けない子供の夜は早く寝なさい!(違う)

汉字都不会写的小孩子早点睡。(lico之前写的是平片假名)

我会写!(写了个汉字)
………………………

日后来整理的ivlis看到后无情的嘲笑了和小孩子斗气的satanick,然后被licorice的一句我不是小孩子呛住了。

satanick这时拍桌而起,表示licorice就是个小孩子。

———————————

我翻译日语像语文翻译小古文一样,总是要加点东西,所以什么翻译与原义不同啦,是因为我加了料,这样更通顺些嘛

剩下来的三更国庆更吧……

等等!这样我国庆就要五更了!

没事没事,放八天呢~

……我还要写作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绝望.jpg

所以flag少立立……

@失忆少女  割肉催文

【AC】Ezio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2)

【Arno】

这事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了。

那天我正在咖啡店的小房间里看电视,准备从七点看到九点半后就走人…店长是不需要工作的。

电视剧正到了高潮部分,我坐直了身子,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突然!门外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叫声!我吓了一大跳,直接抄起烟雾弹的袋子系在腰上后就夺门而出。

店里已经一个顾客都没有了,我看到Ezio把手机扔进冰水里后就跑掉了……一旁的Edward倒地不起。

我直接冲出门外,追着Ezio向远处跑去……我并不是不管Edward,我相信一位亡灵法师是有呼吸回血的技能的。

Ezio直接爬上屋顶,一直向南面跑去,每当我快追不上的时候……腿短Ni妹,我是不会说你姐的,放心吧马铃薯脑袋。

……我就会扔一个烟雾弹……没有什么事是一个烟雾弹解决不了的,实在不行就两个!

追了一会后,我看见他进去了一个小区……啊没错,就是你和你姐住的地方。

我看见Ezio慢慢接近的你们住的地方……不是我不想阻止,我追不上啊!我不都说了不是腿短的问题了嘛(并没有)!也不是烟雾弹的原因啦!大晚上,用不用烟雾弹有区别吗!嗯?等等,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再烦打死你这个土豆男,你个每天菜谱只有炸土豆,烧土豆,炖土豆,煮土豆,焖土豆,拌土豆,炒土豆,土豆和鱼,鱼和土豆的人,除了土豆男还有什么更适合你的名字吗……哦,比如马铃薯男,谢谢宣教长的指导。

我看到Ezio爬上Evie小姐的窗子,我有点方,就对他摇摇手,让他停下,毕竟半夜进女士(?)的房间里可是不好的,但他可能以为我还要追上来,就用袖剑打破窗户跳了进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的=_=,不过Ezio右腿裤子被划破了!其他的……你个英国佬放开我的头发!疼疼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呼……不对我为什么要道歉……

【Ezio】

我有些不自然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腿,在感到挤压石膏所带来的痛苦之前把手缩了回去。

Arno依旧沉浸在自己突然道歉的深渊中无法自拔。

“目击证人都有了你总不能抵赖了吧?”Jacob揉了揉Arno的头得意的说。

“……”目击证人可是刚刚差点被你拽成秃头。

“我道歉你都没说没关系!”Arno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大喊了一句。

然后全场的气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尴尬起来。

“没关系?”Jacob疑惑的说到。

“不客气。”Arno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孩子真好骗,我感概到。

“呃……接下来是Jacob吗?”

“嗯哼,没错。”

“等等,”我叫停了正准备以张牙舞爪的动作来表现他姐的恐怖的Jacob,“我还是想问一下谁昨晚接到了我的电话……”

在等待回音的时候我随意拨弄着马甲的下摆。

……等等不对!我怎么穿着马甲!我昨晚穿的明明应该是兜帽衫!里面是衬衣和T恤!

我回头看了下挂着破损的兜帽衫和不知道为什么黑漆漆的T恤的衣架和半开着的杂乱的衣柜。

“怎么了?”Altair瞄了我一眼,有些心虚的问到。

Altair双手交叉着放在桌上,手一会张开又一会握紧。

大导师,你已经暴露的彻彻底底了。

“呃……说下电话和……衣服?比如那件乌漆麻黑的T恤?”我试探着问了下。

Altair抿紧双唇,开口说:“你应该先问Jacob。而不是关心你衣服的问题。”

“你既然那么说,就说明你可以说下电话。那就说下电话吧。Novice,我也很感兴趣呢。”Malik尽量控制自己的双手在交叉叠放时不会因为过于放松,而让右手压到左手。

所以说就不要耍帅了啊,额角都滴下冷汗了啊,宣教长。

Altair抽了抽嘴角,伤疤也随之微微抖动:“我要求单独和Ezio说话。”

我猛地一挑眉。

“是要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Jacob就像当年Cristoforo Colombo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大喊了出来。

(哥伦布的意大利名,发现新大陆什么的大家都知道的,我就不多嘴了。)

Altair一脸冷漠的把一脸蒙蔽的我拽进厨房,留下一脸兴奋的Jacob,一脸满意的Arno和一脸沧桑的Malik在我的卧室里默默思考人生。

【AC】Ezio发现事情并不简单(1)

主CP为EA!!!

……副的没想好……吧

全员现代刺客AU

各种第一人称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Ezio】

随着一阵剧烈的头痛,我慢慢睁开眼睛,然后在看到Altair关切zz的眼神后迅速闭上。

我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至少在被Altair粗暴的打醒之前我很冷静。

“嘿!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边小心的挪动自己缠满绷带和石膏的右腿和贴满创口贴的左手,一边对正坐在沙发上的Malik问。

Malik慢悠悠的把自己打了石膏的左手放在茶几上,然后斜瞥着我。我只能尴尬的笑一下,同是伤残人士能不能互帮互助啊!

“你难道忘了吗?我房间的电视被你砸坏了。”

我倒抽一口冷气,这家伙开什么玩笑。我把目标转向一旁正在打游戏的Jacob。

“你知道我昨晚做了什么吗?”我由躺姿渐变为坐姿。

“嘿,老兄!”Jacob夸张的晃动着手中的手机,“你昨晚做了什么应该问Edward他们,我只是来索取赔偿的,你用飞刀刺碎了我姐卧室的玻璃!她扬言如果你不赔偿就让我来掌管你一个月的伙食。”

“什么!美金还是英镑或者欧元!我立马给!”

“万恶的资本主义。”

“难道你不是吗?!”

“我也要求赔偿!”坐在Jacob身边的Arno突然大喊,“你大晚上跑到我的咖啡店,把顾客都吓跑了!”

“……”我瞬间从坐姿改为趴姿,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

“…我要求精神损失费。”Altair突然说话了。

“大导师我怎么你了QAQ”我用一种快哭出来了的语气说。

“……”Altair选择保持沉默。

“Edward呢!他不是知道吗!”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的对天花板喊到。

“他去医院了,拜托。要不是Edward不怎么了解事情真相且他是罪魁祸首,并且有人先下手了,你当你还能躺在自家的床上吗?去ICU(重症监护室)和Edward一起呆着吧。”Malik冷笑一声。

“我打个电话吧……”我翻找着手机。

“快点,我游戏要通关了。”
“你收集要素没齐。”
“人生总是要留点遗憾的……”
“你留的有点多。”

“那个…有人看到我手机吗……”我几次翻找无果后无奈的说道。

Malik适时的发出一声嗤笑。

“用我的吧。”Jacob把他自己的手机丢了过来。

我点开通讯录……不得不说虽然Jacob没有写名字,但这些人是谁倒是一目了然……等等,这个……不,我什么都没看见……我用复杂且欣慰的眼神看着Arno。

我拨通了“老乡”。

“开免提。”Altair提醒。

【Edward】

情况?呃……我能拒绝回答吗,我,我没听清。

那是一个下午…时间?嗯……八点?哦,晚上。

那是一个晚上,我照往常一样去熟悉的一家酒吧……正经生意!你们不要打断我的话!啊啊啊啊压到手了痛痛痛痛痛痛!!!

然后我凑巧碰到到了Ezio,就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喝酒,然后他就答应了…是…是很巧…我错了……对…对不起……

到酒吧后,我看Ezio好像有些闷闷不乐,我就问下发生了什么,但他不肯说,那个…不是有句老话吗,酒后,酒后,对!酒后吐真言!儿子你真聪明!

接下来我就给Ezio灌了一整瓶苦艾酒…对…直接灌的…没稀疏…我真的错了!

(小孩子不要学,不,成年人也不要学,苦艾酒一般度数为60到70之间,是有专门的稀疏方法的,杯子上放勺,再放方糖,再浇冰水,用一个大杯子的,只有底部的一小些苦艾酒,冰水是要浇到方糖融化的,所以差不多五分之四杯左右,大家现在可以想象Ezio的心理阴影面积了吧……)

我看Ezio醉的差不多了,然后就问他,谁知道他突然唱歌!我们直接被赶出来了!

Ezio接下来就一直在小巷子里吐,我看旁边正好是Arno的咖啡店,就想来杯冰水让Ezio缓一缓。对,很巧,呵呵,很巧,我…我的…嗯…运气操之于我……放过我吧……

Ezio的酒品…是…是我的错……很不…我的酒品不好……可以了吧……他一开始很正常的走了进去后摊在椅子上,我拿了杯冰水过来,但他没喝,Ezio说他要去做一件关乎到他的人生幸福未来的大事,然后他掏出自己的手机走进洗手间……一会后,他…嗯……emmm……很正常的走了出来,但他接下来就打来手机麦克风开始报复社会……对,没错,这就是我来医院的原因,耳科医生以为我被声波武器攻击了……最后一曲终了,咖啡店只剩下倒地不起的我和拿着百八十个烟雾弹冲出来的Arno,Ezio突然把手机霸气的往水杯里一扔,然后就被Arno追杀了。

接下来我真的不知道了,我醒来时就在医院了!

再见再见!挂了!有空一起喝…吃饭啊!

【Ezio】

“有谁知道我电话打给谁的吗?”我不停的揉按着太阳穴。

“…不知道。”Altair冒了个泡。

“轮到你上场了,小诺子!”Jacob吹了个口哨。

“马铃薯,玩你的游戏吧。”

———————————

本周的更新终于挤出来了!

我争取国庆完结!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深,就像作者的脑洞,它又多又杂!

【AC】大导师,教师节快乐!

EA注意!!!有MAM注意!!!

终于写完了……

半夜不让发……

黑历史渣作注意

——————————

4:30 AM

清晨,Altair现在正在一堆抱枕中中思考人生。

现在应该是睡觉时间吧,Altair这么想着把头更加埋进抱枕中,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快三个多小时了。

Altair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强忍住自己想杀人的冲动。

4:31 AM

Altair面无表情的从抱枕堆中坐起,抄起桌上的小刀直接从窗户一跃而下,用小刀顶着某个凌晨一点半就在兄弟会门口唱歌的导师的同时把那人怀中的鲁特琴一把折断。

“Ezio,我限你十五字之内解释一下。”

“我亲爱迷人帅气英俊的大导师,祝你……”

超过十五字了。

Altair一拳就把某人揍趴在地上,然后爬墙回自己的屋子,一路上阿泰尔接收到了无数学徒感激的目光,作为回礼,他在黑暗中露出了自己的一口好牙。

5:00 AM

Altair睁开眼睛,现在应该起床了,他的本能明确的提醒着他,不过早上被Ezio吵醒了,再多睡一会也是行的吧……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5:07 AM

“Novice!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起床!”

好吧……Altair重新睁开眼睛。

5:27 AM

Altair现在走在去餐厅的路上。

他察觉到今天兄弟会的氛围很不对是因为路上一个女刺客。

那名刺客看了看他,然后很不好意思的递出一株水仙花后就跑掉了,Altair晃了晃手中的花,也没扔,就拿在手里。

(水仙花花语为美德及以下花语都是某版本)

然后一路上就是一波狂热的送花热潮。

兰花(高洁)

木棉花(英雄之花)

山茶(质朴)

茉莉(和蔼可亲)

白玫瑰(尊敬)

向日葵(崇敬)

从天而降的一大捧雏菊(意大利国花)

还有个送红玫瑰的小刺客,但很快就被不知从哪来的飞刀扎中了,抱着一大捧花的Altair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Ezio出现在大导师面前,Altair才有机会把花以一种不会伤到小刺客们的心的方式交了出去———他直接把花扔到艾吉奥脸上,然后Ezio淹没在了花的海洋中。

Altair几乎是逃进了餐厅。

5:47 AM

“抱歉,我来晚了……”

Atair小心翼翼的打量着Malik的脸色。

“没事,坐吧。”

Altair看着眼前的男人挥了挥手,然后笑了。

Altair表示自己的眼睛就快瞎了,他迟疑的拉开椅子,慢慢坐了下去,椅子并没有塌下,他又仔细看了看食物,顺便开了个鹰眼,食物并没有问题,很正常。

淋了酱的西红柿沙拉,烤至金黄的玉米饼,稠滑的煮豆,夹着牛羊肉及酸黄瓜条还浇了霍姆斯酱的卷。

Altair不安的吃着早饭,面对Malik如此诡异的表现,他只想速战速决,然后在马斯亚夫逛逛,又或者回他的小屋睡一觉。

紧接着Altair不小心把他的白色刺客服弄脏了,他拿手巾擦了擦,希望Malik不要突然拍桌把他吓一跳。

Altair悄悄抬头看了眼Malik,他还在笑且笑意似乎加深了些,Altair迅速又低下头。

Malik,拜托了!不要再让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笼罩着餐厅了,没看到那边桌上最活跃的几个刺客都被我们吓的不说话了吗!赶紧说几句挖苦我的话吧!或者责骂几句!不管怎么样都好请你不要再笑了啊!我心里压力很大啊!

6:08 AM

难熬的早餐时间很快就被突然冲进来的Ezio终结了。

被Ezio握着手的Altair表示这是这辈子他最感激他的事了。于是Altair转过头用他金黄的瞳孔对着Ezio的棕瞳说,

”شكرا لك“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

“你要带我去哪?”

“去……去马斯亚夫逛逛。”

很好,对上他的计划了。

Altair点了点头后毫不留情的把某个大早上扰民的人踢进楼下稻草堆里。

6:10 AM

Altair走下楼看着面前满身草屑,虽然狼狈但满脸笑容的二导师嫌弃的拍了拍。

原谅他了。

Ezio向大导师表示这件衣服他再也不洗了。

Altair向二导师表示他马上会成为兄弟会历史上第一个臭死在自己的衣服里面的导师。

7:41 AM

Altair和Ezio正在河边漫步。

大导师看着天空上盘旋的鹰走了神,然后就被某人推进了河里,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7:42 AM

Altair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了一条河流,对面有Maria在叫他,于是他走了过去,然后被Ezio拽了回来。

8:03 AM

“那个……大导师!真的十分抱歉啊!”

不,你满脸的笑容出卖了你根本没有一丝歉意的内心。

“大导师~你不要不理我嘛~”

停下你对路边姑娘抛媚眼的举动。

“大导师~你到底原不原谅我啊~”

你放心,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我…请你吃饭?”

“走。”

10:58 AM

所以说为什么吃饭前要把我拉去全城的俯瞰点!

“为了选出最好吃的餐馆带你跑这么久不好意思啊~”

那为什么每次信仰之跃的时候要拉住我的手!

“信仰之跃的时候有些害怕,所以拉起了你的手~”

怕你个头!

“我真的好害怕啊~需要大导师安慰一下我~”

“用袖剑安慰你怎么样?”

“可以啊,只要是你。”

“……”

每次跳进稻草丛里的时候为什么要压在我身上啊!

“大导师,信仰之跃的时候没控制好,没把你压疼吧?”

“……滚。”

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大导师!今天早上那个送玫瑰花的刺客太过分了!怎么能在兄弟会里传播这种氛围呢!”

“……不要伤人。”

“传播这种氛围的人就应该被飞刀扎死!”

这种氛围的传播不是多亏了你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扎死你。用三把,不能再多了。

“竟然敢勾搭我的大导师!…………竟然敢勾搭人人敬仰的大导师!”

就算你加上“人人敬仰”我也不会忽视你的真心话的。

“大导师,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Altair抬头表示疑惑。

“今天是教师节!就是给老师过的节!”

“所以你早上唱歌?”

Ezio乖巧的点了点头。

“所以那群刺客送花?”

Ezio用手拨弄着额前的头发。

“所以Malik那么的…呃……友善?”

“!”Ezio气愤的拍了下桌子。

“……所以你把我推进水里?”

Ezio看着窗外的风景。

“……”

“大导师!我们回兄弟会吧!”

“不要转移话题!”

11:56 AM

“回来了?”Malik继续看着文件,看都没看从窗口翻进来的的Altair。

“Malik,今天是教师节?”

Altair难得有些窘迫的问到。

“Novice,你是掉到水里把你的智商溶掉了吗?”

正常的Malik终于回来了。

Altair表示他终于能安心睡午觉了。

“Malik!”

“没事吧?”

“没…没事。”

Altair放心的走出了房间。

“Novice,公务,你的公务。”

“!?”

Altair以音速跑掉后又被Malik以光速抓了回来。

13:24 PM

“大导师!要喝茶吗!”

“我等会要睡觉。”

Ezio:QAQ

“……就一点。”

14:09 PM

Altair现在在他的房间中被Ezio紧紧抱着,当然,他也抱着Ezio。但他怎么都睡不着,因为被Ezio以各种理由灌了一茶壶的茶。

Altair转过头,仔细看着Ezio。

棕色的头发,英气的眉,眼皮下同是棕色的瞳,直挺的鼻梁,微抿的唇。

说实话,挺好看的。

………

二导师口水滴到大导师的抱枕上了。

………

16:57 PM

“Novice!你还在和那个老色鬼睡觉嘛!起床了!”

Ezio推开房门,“你吵死了!”

“什么!”

“要不是我不打残疾人你就死定了!”

“我才没兴趣跟迟早得梅毒的家伙说话!”

“你们烦死了!Ezio你给我滚进来!”

Ezio得意洋洋的用两手上下比划着中指。

Malik愤怒的拿大饼甩了Ezio一脸。

17:23 PM

“大导师教师节快乐!”

“二导师教师节快乐!”

“导师们教师节快乐!”

“脸疼吗。”

Malik一脸冷漠的顶着左眼的乌青对脸上印着鲜明的巴掌印的Ezio说。

“我们是有本质的区别的,你的伤是我打得,你只感到疼痛,但我的伤是大导师打得,我只感受到大导师对我满满的爱意。”

“……你赢了……”

一旁正在安静吃饭的Altair不解的望向这边。

18:13 PM

兄弟会全员都正乖巧的坐在餐厅里用餐。

18:47 PM

“为了祝贺教师节!我打算为大导师高歌一曲!”

Ezio被一干刺客熟练且快速的绑起来扔到角落里,而Ezio不知从哪掏出的鲁特琴也碎成了渣渣。

19:56 PM

“大导师~我今晚想和你一起睡觉~”

“不行。”

Ezio:QAQ

“就一次…最后一次。”

远处的Malik差点折断了自己手中的笔。

20:48 PM

“Ezio……睡觉吧……拜托不要在我的抱枕上面蹦来蹦去的。”

“哦。”

Ezio乖巧的钻进了Altair的被窝里。

“晚安。”

“晚安!”

……

“Ti Amo”

“什么意思?”

“……就是祝别人开心的意思。”

“哦……你不要一直看着我……Ti Amo?”

Ezio感觉自己快升天了,于是他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

“Malik?”

“?”

“Ti Amo?”

“!”

Malik把自己红透了的脸埋进臂弯里。

“怎么了?”

“没…没什么。”

——————————

撒花!

熬夜写完了!

那些花马斯亚夫有没有大家就不要追究了www

在意笨蛋的都是小细节

更新差不多是一周一更,节日时会加更(两更看我心情

【银魂】银魂真人版电影观后感

银桑还原的还是挺帅的!

至于其他的槽点看图片吧……

演员很敬业!竟然吃下了蛋黄酱盖浇饭!

小总拿着火箭炮很帅啊啊啊!

还有矮衫在天人群中是最不显眼的(因为矮

那张在地上的图简直像事后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