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咸鱼写手,更新随缘
每天都在掉粉的边缘疯狂试探

被自己德高望重的学长约出去看新年烟花的正确应对方法及事后评估(2)

全员普通人高中设定

角色属于育碧,
OOC和BUG属于我。
主EA

最近沉迷吃鸡只有这么点了,饶了我吧
每天都在掉粉的边缘疯狂试探

教学楼第三层第五间教室的同学邵云在关灯的前一刻听到敲窗户的声音后,熟练而又流利地打开了窗。

“挨揍学长,你真的不知道学校有摄像头吗?被风纪查到你翻窗的话大导师会把你打上天的。”

Ezio扒住窗的边缘,脚紧紧踩住窗下的排气扇:“邵云!给我把那边的灭火器拿一下!”

很好,偷拿学校财产再加上爬墙。

“还有...那个,邵云啊,能不能不要叫我绰号,你一说我就有种不详的预感。”Ezio紧张的把身子往窗里面凑。

呵呵。这就是你拿学校的消防用器的理由。

邵云掏出了文具盒里的圆规。

“挨揍,我觉得这个杀伤力更大!”
Altair!邵云为了学生会的面子不要圆规了啊!就是那个专门用来和同桌划三八线的圆规啊!

Ezio眼睛一亮:“你真是一块聪明的小饼干,不过你能不能不要拿针尖对着我!还有你怎么又开始叫我挨揍了啊!!!”

邵云果断的把窗一关。

Edward已经在校门口等了十分钟出头了,一想到自家弟弟这̶头̶猪̶要̶去̶拱̶别̶人̶家̶白̶菜̶就拔腿冲到Ezio的教学楼下。

“我擦!Ezio!说好的去拿灭火器呢!跟你说,你要是没有准备好拆散鳕鱼和我欧豆豆的工具的话,我是不会和你去的!拿圆规干嘛?你真当是拿杀伤性武器嘛?!”

“Edward前辈!这你就不对了,我们身为学校的学生会的行为标杆,怎么能拿个明晃晃的消防器呢!你们不是去看烟花吗,把一支爆竹啊什么的...哼哼,你们懂得。”
邵云义正言辞的声音从突然打开的的窗户中传了出来。

Ezio和Edward低声嘀嘀咕咕:“邵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要不要和她解释一下烟花和爆竹的区别?”

Ezio突然握住Edward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他:“分群到底是什么?”

分群是报社社长Maria和你妹带头组成的专门揭你和二太爷老底的群,怎么样怎么样,家门不幸啊,略略略,你来打我啊。

“我也不知道啊。”Edward回望。

被自己德高望重的学长约出去看新年烟花的正确应对方法及事后评估(1)

又名:震惊!某高中学生会会长半夜约下属一起干这事!

全员普通人高中设定

角色属于育碧,
OOC和BUG属于我。
主导师组,不分攻受
其他自取∠( ᐛ 」∠)_

——————————————————

Ezio在宿舍里唯一的全身镜前第十九次试图把自己的棕色头发顺着梳子的齿缝捋向后脑勺的末端,同时也是Edward第二十三次催促(yang qiu)对方立刻滚出不足两平方米的洗手间。
“老色鬼你不是人!你有本事要约会!你有本事出门啊!”
“谁说我去约——”
Ezio气急败坏的推开门,因为心跳突然加速脸上还有几分红晕,Edward瞬间把他拉出洗手间的门往旁边一丢。
随着重重的摔门声,Edward不急不缓,带着一丝放松和惬意的回答:“不就是那个很拽的学生会会长嘛。”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还有Altair只是单纯的不想和你说话——谁让你上次在杂物间喝酒被风纪抓住了,害得作为会长的A在学校期末总结的时候被你弟嘲讽了,凡事要以自己为出发点考虑啊captain。”Ezio在厕所门口徘徊,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像一个变态之前收到了手机短信通知。

亲切和蔼的大导师 18:23:57
如果你还敢像上次那样迟到二个小时的话今晚我就把你当烟花点了。

Ezio一向秉承秒回的优良品质,在思考了0.02秒要不要加颜表情后果断回复。

E可赛艇 18:23:58
* 好(对方已撤回)
* 不不不,我这次一定早到半小时!!!

Altair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没有回,把Ezio留在了悲伤孤独且无助的海洋中。

“那个,Malik,我要请......”
“不行,滚。”
“切。”

Altair看了一眼双双被A4纸和文件夹掩埋的前车之鉴Jacob和Arno,决定不能轻易相信所谓“只要把眼前的文件都处理完就可以走了”的Malik金句之一,默默从书包中抽出了一根跳绳。

Ezio刚手忙脚乱的回复好消息,Edward前脚尖就贴上了他的后脚跟,“亲切和蔼?除了‘切’完全没有共同点,你取得备注名认真的?滤镜太厚了啊湖绿。还有你承认和那个人约会了?你可以去分群里看看。”

“应该吧......我觉得他的态度不像唉……还有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怎么没看到!别把你的爪子搭我肩膀上……也别搭头上!你洗手了吗?啊啊啊啊啊!!!”Ezio几乎瞬移进了洗手间。

Edward极没形象的往床上一摊,怀念起了那瓶好不容易偷-渡进的朗姆酒,不由得唉声叹气:“爱情使人盲目啊。”

Malik将三张B5纸订在一起,装进褐色的纸袋后捧着一摞文件夹走到会议桌旁边:“再不起来就准备好溺死在知识的海洋中吧。”

“老马做人要厚道,”Jacob艰难的从一摞纸中伸出一只手,“你不是说把‘眼前’的文件都处理完就可以走了吗?!”

“年轻人眼界要放的宽广一点。”Malik把文件夹摆在会议桌上。

气的Jacob用仅能移动的一只手抓住拐杖向Malik打的时候砸到了刚刚在知识的海洋中溺水的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的Arno的头。

Arno蒙蔽了,
Malik鼓掌了,
Jacob方了,
刚好走进来的学员mmp了。

#最近我本来就挺二的前辈们现在更二了怎么办?我要不要考虑一下退会?#

热门回复:

1L 寻寻觅觅一杆我的旗帜
习惯就好。
赞(2341)评论(2)

894L 寻寻觅觅一片我的羽毛
看我和顶楼的ID
赞(1567)评论(999+)

895L 摸摸我的智障哥哥
一个都逃不了,都给我拖出去烧死//@寻寻觅觅一片我的羽毛:看我和顶楼的ID
赞(987)评论(31)

“那个副会!会长用他荧光紫的跳绳从窗口跑了!!!”学员腹诽完后惊恐的报告。

Malik一脸“嫁出去的A姬泼出去的水”,和Arno一起坐在了Jacob身上。

“为了有效监测学院内风向诡异的早恋行为,今晚放假去看烟花吧。”Malik凛然正气的说。

妈的你有本事抄袭改编校长的话,有本事从我身上站起来,我身上只有Arno可以坐(划重点),Jacob听完后脑海中冒出的念头。

什么我才不要和这个17岁的老头子一起去看烟花,和Jacob那个傻叉还行(敲黑板),Arno听完后脑海中冒出的念头。

两人相视一笑。

Ezio死死抓住Edward的脚:“大哥大哥,请务必和我一起去啊!不然的话就真的和约会一样了!”

Edward翻了个白眼,踢蹬了一下发现没用后慢悠悠的说:“你不本来就是约会吗?”

“Haytham和Shay也去。”
“什么?雪姨???妖艳贱——”
“S,H,A,Y,风纪委员部副部长,当年抓住你的那个人。”Ezio好心提醒了一句。
“我草泥马,老子早看他不顺眼,现在还敢跟我善良纯洁可爱天真机智的欧豆豆哟搞?!Ezio!现在就出发啊啊啊!你早点说清楚啊!浪费时间!!!”
Ezio内心松了一口气,幸好是个弟控。















【AC】惹怒大导师的五种方法(1)

大概两更完吧……

确认存活

CP: E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惹怒大导师的五种方法

1.不按时完成任务并以各种理由搪塞

经典案例:

“Ezio!你又去哪里了?”Altair捏着一叠报告具有节奏感的敲击着对方的额头,“这已经是你本月第二次没有按时完成任务了!”
“这不才第二次嘛。”Ezio摇晃着脑袋试图躲过Altair的小型攻击。
Altair将报告卷成圆柱状,高高举起用力向下一敲,“没人告诉你今天是本月三号嘛!”
Ezio一下子被打的晕乎乎的,小声嘟囔几句
“这不还是完成了嘛……”
“什么?”Altair摊开被蹂躏了一会的报告纸,“就拿你最近一次来说,明明目标就在前面,正好在人群中,你怎么不抓住机会啊?导师?”
Ezio虽一下子悟透那俩字的意思,但铁打的脸皮还是让他开心了一小会,“那……那时候,我,我正在打听情报。”
Altair翻了个白眼,“你当我会信你?打听什么?!任务没完成好就没完成好,撒什么谎?”
Ezio委屈的站了起来,“我就问一下那位小姐……”
“嗯?!你你你你你!就因为一位小姐?!把眼前的目标放走了?!Ezio你真是可以的!”Altair恼怒的紧拽着报告纸,把纸一点点的揉成一团,并用金色的眼睛瞪着面前这个一脸无措的二导师。
“不是?那个那个,大导师你怎么突然这么火???我我我,嗯嗯嗯???”Ezio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哼,”Altair别扭的把头转过去,“还不是因为你不仅不完成任务还搪塞!”

名家点评【Arno】:

这是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来点评?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无话可说。
当然,一句mmp我还是要说的。
大导师明显就不是因为你搪塞生气的!
是因为你乱搞男女关系啊啊啊啊!!!
你是谁?你肯定不是平常那个Ezio!
顺口一提,Ezio在女士前可是善于言辞,侃侃不绝的。
还有,我很好奇这个谁写的???
哦,Maria好,Maria再见。
打扰了打扰了,我还是去找那个英国佬谈人生吧。

提问环节:

Q:那啥,二导师真的不知道真实原因吗?
A:这位同学提的问题很有深度!你想想,二导师是什么样的人,作死小能手,上个月差点超过Jacob成为作死大能手。这种能让大导师脸红的机会他会放过吗?不会!还有,如果他真看不出来的话,那他就白泡了这么久的大导师了^_^

Q:好奇二导师问了什么!
A:类似对这里导师的看法啊,对政策的满意啊等等之类,Ezio很关心的^_^

2.吃饭挑食并对食物进行言语中伤

经典案例:

Ezio颤巍巍的拿起一个饼,Ezio颤巍巍地把饼放了回去。
“够了,你还要把那块可怜的饼晾成什么样子。”Altair把眼前的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
“大导师,你不也没吃嘛?”Ezio试着让自己忽略饼上的细沙和尘土。
Altair把面包的碎屑揉成一小团一小团,“这是给Malik的鸽子的,我劝你别打这个的主意。”
Ezio无精打采的将下巴搁在桌子上,“面包不是兄弟会给出去任务的刺客的粮食提供吗?为什么现在被十八只鸽子垄断了。”
“你随时可以回你的意大利。”Altair微微眯起眼,把小团面包恶意的捻成一个面。
“哦不,大导师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只是...有些,咳咳,水土不服。”Ezio突然紧紧盯着一飞而过的鸽子。
Altair把面再次揉成一团看上去像面包的东西,“怎么样?”
Ezio刚想说一句,这真看不出来是个面包,就被大导师没有说完的下一句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再不好好吃东西就是这个下场。”Altair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
Ezio被吓得打了一个饱嗝。

名家分析【昭云】:

咦?没想到让我来分析(/ω\)
那我就有话直说了哈(*≧ω≦)
Ezio导师要多吃东西表挑食(´・Д・)」
一天天的尽让别人担心(。 ́︿ ̀。)
不过放心导师你一回来我立刻给你做好吃的!↖(^ω^)↗
什么油焖乳鸽脆皮乳鸽都给你做(。・ω・。)ノ
当然能不能吃我也不确定(^◇^;)
还有还有导师你不在的这几个礼拜兄弟会的支出少了好多~(≧▽≦)/~
总算没人天天买阿泰尔长剑了ψ(`∇´)ψ
所以导师你就别回来了( ̀⌄ ́)
多和大导师谈谈人生吧(˶‾᷄ ⁻̫ ‾᷅˵)

提问环节:

Q:二导师真的不吃东西吗?
A:吃,主要用兄弟会经费上街买东西吃,顺便帮大导师也带一份^_^

Q:大导师为什么要给鸽子捏吃的?
A:傻孩子,都有二导师带吃的了,谁还要吃大锅饭,被二导师宠坏了的大导师^_^

听说有人想知道我上一篇文的路线

http://2422465179.lofter.com/post/1e50ed63_11f3931f

文章地址上

【AD】私法制裁者的一天

本来想2017发的,结果写着写着就2018了……

AD钙奶好!!!!!

这不是新年贺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00
闹钟准时响起。
Aiden睁开眼睛,试图压榨出脑海中仅存的一丝清醒意识。然而凌晨一点才成功休眠的身躯并不为此所动……连关闹钟的力气也没有给。
最终Aiden默默注视着手机屏幕上的“点击来稍后提示”直到十分钟后再也敌不过睡意的侵袭闭上了眼睛。

10:07
Aiden再次睁开眼睛,在瞟到手机屏幕上触目惊心的10:07时左手一撑,堪堪滚下床到临时充当床头柜的小椅子旁。
私法制裁者右手掌部支住集装箱的箱底,左手肘端一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Aiden感叹一下自己的年纪,“滴滴”的声音便从椅子上传了出来。

10:19
Aiden压低帽檐,尽量把口罩提至鼻上。
他刚想低声咒骂把他的临时避身所当作艺术创想的图纸的某位街头艺术涂鸦家,手机又响了。
Aiden扪心自问绝对没有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泄露给任何不相关的人,但事实便是一个明显不是本地的电话号码给他发来了一大堆的垃圾信息。

10:20
那今天就陪他好好玩玩。
Aiden把这个充斥着所谓艺术的避身所从地图上去掉后,略有些恼怒的想着。

11:27
Aiden从对方最新发的一条消息开始追踪。
“买一送一!夏季衣服大甩卖!全场清仓,最后一天!!!”
在N Stetson Eve街旁。
Aiden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从路旁随手黑了辆车。

12:58
果不其然扑空了。
Aiden并不是一副很急的样子,忽悠悠的黑了倒数第二条短信。
“跳楼一折低价!衣物,围巾,手套买二送一!!!”
总有些傻子会在最开始的地方等着。

13:14
N State St街一旁的树林常常是一种名为狗男女的怪物刷怪点,但在喷漆的威力下,刷怪笼毁灭了。
连续两次扑空的感觉并不好受,Aiden决定加快点速度。
倒数第三条。
“最适合女性穿的衣服通常不能过于宽松或紧绷,中性的打扮会更添魅力。”
这小子都在看些什么东西?
Aiden在驶向N Wacker Dr街的路上感到一丝迷茫和痛心。

14:01
街边一处无辜的广告牌上的人被红色的漆喷上了一顶帽子。
Aiden选择性无视并尽职的翻开倒数第四条。
“冬季水果多多益善,季节性首选橘子,晚上在沙发上窝着吃橘子乃冬天最享受的事之一。”
我怎么不知道?

15:28
堵车是Aiden始料未及的。
私法制裁者悄悄下车租了一辆摩托。
N Desplaines St街的风掠过耳畔,Aiden人都已经懒得找,直接黑进倒数第五条。
“晚宴预定在圣诞节前后的人较多,此时店家食品安全便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这个好像是五天前左右的新闻吧?
作为一名时刻关注新闻报纸的私法制裁者,Aiden轻哼了一声。

16:59
W Randolph St街和Randolph街的十字路口处,白色杆子的路灯发出温暖而又明亮的光。
夜晚来得真早。
但Aiden还得继续查看倒数第六条。
“做梦一是因为日有所思,二是因为夜难安寐。”
Aiden此刻头顶的问号仿佛要顶破帽子,什么时候又变成哲学专栏了?

17:41
S Desplaines St街明晃晃的。
Aiden有些不清醒,他感觉有些东西兜兜转转又要回到开始。
倒数第七。
“今天是多云为主,小雨为辅的天气。”
这种天气预报什么时候准过,真是轻信。
Aiden的内心话不禁带了点挖苦的意味。

18:04
这个地点在S Wells St路旁极远的草中。
像是为了凑成某种目的而特意跑到哪里去的。
Aiden走了进去,正正好好站在那个充满了目的性的位置上。
至于倒数第八条,也就是第一条,Aiden清楚的记得它的内容和位置。
“冬天到了!”
W Jackson Blvd街。

18:57
很难形容Aiden现在的心情。
像是做了一天作业的孩子突然得知不用交。
电线杆旁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裹了风衣的中年大叔眨着绿眼睛。

19:40
N Stetson Eve。
Delsin半倚着路灯,拿着白色塑料袋,一脸惨兮兮的凝望墨黑的天空。
Aiden顺着他的目光向上看,启明星升起来了。
“我应该发了八条信息吧?你按照顺序和数字解读一下嘛!”Delsin别扭的盯着启明星。
“......我就为了这事浪费了一整天。”Aiden遥望着远方。
“你你你你你,你,你看看你走过的路!”Delsin甩下一句话,把塑料袋扔到不明真相的Aiden脸上后就跑了。
Aiden捧着一袋橘子,决定回去好好复习地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结束了∠( ᐛ 」∠)_

大家冬天多穿点衣服,别着凉哈

路线在下

http://2422465179.lofter.com/post/1e50ed63_11fb1860

(AD)旅游什么的都是浮云

晚了好久好久的点梗!!!!
我错了 _@鬼畜少女Lacendy 
而且我没有把梗的精髓写出来。
_(´ཀ`」 ∠)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Delsin将最后一碟光盘塞进鼓胀的包中,然后把自己闷在了枕头中。

2.
"Delsin,立刻把你的游戏光盘从我包里拿出来!"某只病毒打开包后低吼到。
"哦,拜托,你包里几乎什么也没有,难道就不能给你的朋友点空间来放他亲爱的游戏光盘吗?"Delsin翻了个身。
"不行。"斩钉截铁的语气。
"......要不放我包里?"刚把电视机关掉的Desmond从沙发靠背上探出个后脑勺。
Delsin蹭了蹭地上的枕头。
Alex全当他答应了,便直接把光盘倒在地上。
"啧啧,"Alex摇摇头,充分表达了内心的不屑之情,"竟然还带了恋爱养成游戏。"

3.
半夜,被Aiden搬到床上的Delsin突然惊醒。
"我明明没带恋爱养成游戏啊!"

4.
众人在昨晚经过十分钟的慎重考虑,以石头剪刀布和手心手背决定自驾游。
"我们之间谁有驾照?"Desmond默默裹紧了身上的兜帽衫。
Aiden缓缓拿出一张驾龄十几年的驾照。

5.
Desmond记得有个人说过一句话:"人生重要的不是目的地,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Delsin呵呵一笑,说:"不就翻车了,走个路嘛。"

6.
"Aiden,我饿了......"Delsin搭着正因没有信号而面容憔悴的Aiden。
芝加哥老司机在自己身上,上下求索一阵,终于翻出来一根士力架。
Desmond也拿出了一根士力架。
Delsin不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Alex只好充当一个张牙舞爪的背景。

7.
士力架,横扫饥饿!
Delsin在看到路边的小饭馆时差点哭出了声。

8.
终于到达目的地后。
"你们出门都不带充电线的吗?"Aiden拉起面罩,遮住自己沧桑的面孔。
Delsin掏出了一根psp充电线。

9.
"Des,我们为什么来密尔沃基。"Alex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连绵的细雨。
"Aiden说,他偶尔也想体验一下有规律的天气。"Desmond正和Delsin双人模式打到BOSS战了,"对了,你那个恋爱养成游戏呢?"
"我又没放进去,扔Aiden藏身所里了。"Delsin耸耸肩。

10.
求偶尔发现私法制裁者藏身所的芝加哥探员的心理阴影面积。

11.
"Aiden,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在两天内和Desmond一起肝完了所有游戏的Delsin无聊的划着手机屏保。
"等到探员忘记那盘游戏光碟。"Aiden生无可恋的滑着和不称职的收尾人的通话记录。

12.
"Alex,你看!这个雨披很防水的,款式也挺好的!"Desmond左右摇摆着手中的雨披。
"但是......"Alex紧了紧自己的兜帽。
Desmond把雨披刷的收了起来,严肃的看着Alex:"再不出门,你连泡面都没得吃了。"
"为什么?"某只病毒缩成了一团。
Desmond气得把雨披往旁边椅子上一扔:"还不是因为你!买个红烧牛肉面嘛说不要吃!问你要吃什么也不说,给你发消息挑一下也不回我!出前一丁说面太硬!统一说不正宗!正宗的康师傅你不吃啊!"
Alex抹了把并不存在的辛酸泪,回忆起了最开始还是天真无邪的认为出前一丁是拉面的Desmond。

13.
"Alex?"Delsin打了个哈欠。
"嗯?"Alex刷牙中。
"你是不是碰到水就会弹起来?"Delsin挤到了洗漱台的中间。
"是啊。"Alex往旁边让了让。
"水遁•水乱波之术!!!"Delsin掰开了水龙头。

14.
"Delsin,少看点漫画,都这么大人了,还忍术。"Aiden看着左眼乌青的Delsin作出了总结性的发言。

15.
"Aiden,回去吧,不要再对过去念念不忘了。"Desmond叹息一声。
"起码等我搞到一辆车。"Aiden揉了揉自己的腿。

16.
回程前一天的总结会议。
"就这样吧。"Alex一如既往的点评。
"回去又要买新游戏了。"Delsin伸了个懒腰。
"声望下降了。"Aiden在手机屏幕上戳戳点点。
"把积攒了好久的游戏全打完了。"Desmond瘫倒在沙发上。

17.
最后开车的重担交给了Desmond。
尽管是无照驾驶。

18.
一行人平安的回到了芝加哥。

19.
以为只要摆脱了阴雨连绵的天气就是晴朗无云的黑光病毒,在一场毫无征兆的暴雨下停止了脚步。

20.
Des快来救我啊,Alex苦于没有手机只能发送传说中的心理感应。
"嗯?我感觉Alex在呼唤我?"Desmond向正在窥视Aiden的Delsin说。
"肿么可能?"Delsin忽悠悠的叼着士力架。

21.
今天的私法制裁者也在为挽回自己的形象而努力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结束了......
就这么结束了......
(^◇^;)

【AC】Ezio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5)

哇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呵哈哈哈哈

终于完结了!

这章是消息体主要,最后结局部分应该会出现正常的???

关于二导师的第二个手机,我只能说万恶的资本主义!!!

二营长把你的意大利礼炮拿过来,给我狠狠的打!

番外我写完了,但是,它不见了……

它不见了啊!!!!!!!!!

悲戚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 15:03:56
其实我有些事没说清楚

E 15:04:02
大导师为什么您一换消息就变得这么坦陈?????

A 15:06:17
闭嘴

E 15:06:21
大导师,你好冷淡哦,为什么过这么久才给我回消息???

A 15:09:52
你一换消息就什么话都敢说了

E 15:09:53
_(´ཀ`」 ∠)_

A 15:10:43
其实那通电话我没有讲清楚

E 15:10:45
!?大导师,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A 15:13:24
那通电话一开始你确实在扯别的

E 15:13:27
大导师您能不能回快点???

A 15:19:57
我觉得还是要循序渐进

E 15:20:01
Σ(・□・;)

A 15:25:09
那我讲重点了

E 15:25:10
∠( ᐛ 」∠)_

A 15:43:58
算了没什么

E 15:43:59
大导师我看出您内心的挣扎和犹豫了

E 15:58:28
大导师您还在犹豫吗???我能不能先上个厕所???

E 16:09:57
大导师我要去吃饭了啊!

E 16:52:46
大导师你还在吗?

E 17:05:12
Altair!!!!!

A 17:05:13
你其实向我表白了

E 17:05:15
大导师您您您您原来还在啊

E 17:05:16
什么?!?!?!?!?!?!

E 17:05:21
大导师您说啥?!?!?!?!?! 消息发送失败

E 17:05:23
大导师我求您给句话 消息发送失败

E 17:05:26
大导师不带您这样撩完就跑的! 消息发送失败

E 17:05:31
我待会不是要去您家拿文件的吗! 消息发送失败

E 17:05:33
大导师你怎么能这么绝情! 消息发送失败

E 17:23:56
Altair你就等着我万里长征跑到你家门口吧!

17:23:57
Ezio换上出门的衣装

17:24:14
Ezio在出门时被脚部的石膏绊倒

17:25:48
Ezio经过Malik楼下

鸽群一下子全回鸽箱了

17:54:41
Ezio经过Jacob和Evie的楼下

收到了来自Jacob的祝福呢

18:15:59
Ezio走过Arno咖啡店的橱窗

店员进入了警戒状态

18:19:45
Ezio经过Edward的医院

Ezio加快了步伐,无视了某金发男子关切的眼神

19:00:00
Ezio敲响了Altair的门

A 19:00:01
我等你过来

完结撒Fa!骗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zio事后表示,那天晚上真的只是和大导师吃了宵夜,绝对什么都没有发生,比如重新告白啊,那啥那啥啊,绝对没有发生

E 11:05:05
∠( ᐛ 」∠)_

A 11:05:06
去死

真-完结撒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剧情我也不想说什么,我只能说绝对没有错误,所以也不要说什么忘记打:消息发送失败

那是因为大导师后来又默默的加了回去,前面的就看不到了。Understand?

这个系列也是有我很明显的文风的进步
不对
这TM的是进化!!!!!!

也谢谢一直看着的大家!

这里是二营长,一发意大利礼炮送给大家!!!

至于番外,我到时看看热度再决定要不要弄出来。

(。ì _ í。)

【AC】Ezio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4)

相信我,下篇就完结了。

大家吼啊!好久不见了!

我都忘了我写到哪了,反正我番外都写好了,就差写完了。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大家请关爱空巢老马

我知道很短,但你们也不能咬我对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alik】

我当时就在客厅的桌上批改文件。

我这一天绝对什么都没做,我就只是呆在家里批批文件看看电视而已,我连出门都没有!

晚上我在吃完饭后泡上一杯茶,打算趁节目开始前把文件一次性的处理掉,然后舒舒服服的卧在沙发上看电视。

因此我正紧赶慢赶的批文件,然后Ezio就来了。

我都说了自己绝对没有做任何亏心事!上次把Novice推进水里不算,因为我并不感到亏心。

由于Ezio上次把我鸽子的羽毛拔了个七零八落,我于是默默看着走进来的Ezio。

对方衣服破破烂烂,简直跟刚入会的那个埃及人一样。其实也并不准确,毕竟Ezio并没有披着浴巾或者床单之类的。

他很淡定的走过来,站在墙旁边,然后沉默了一会。

(E:沉默是金!沉默是刚!A:闭肛。)

我当时真的很蒙,就感觉很沉着镇定的看着他。

然后Ezio猛的把手往一旁墙上一撑入魂,TMD撑进了电视机里,左手直接陷入了电视机里,真的没关系吗?!你为什么还要很轻蔑的看我一眼,我当时真的很无措,不知道到底该报警还是让精神病院接你回家???

你选一个吧,我现在就打电话。

哈?最后?哦,最后啊……我把你扔到楼下的草堆里了,我觉得那个地方应该有的,当然也不排除被几个学徒搬到训练场里了,即使我三番五次地强调,这种情况也依旧会发生。

看到你现在的情况我真不知道我是否要感谢自己的强调。

你明白了吗?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我说明白了吗?

【Ezio】

我心疼的抚摸着自己的左手,苦了你了,兄弟。

但我接下来做什么了啊……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先是打电话,然后又把咖啡店搞砸,又砸碎了窗玻璃,现在又打碎了电视机?!

老子有钱,就这么任性。

不对! 我的形象!!!我不会是第二天被扫地的学徒从稻草堆里扫出来的吧!

Fa schifo.

一切都糟透了,我猜都能猜到腿是因为落地姿势不对摔断的,我要拼命捣乱,增加Malik的工作量,但可能在这之前我就会被打死。

接下来我很客气的把钱交了后请讨赔偿的滚了出去。

大导师把我这的最后一个苹果啃掉后说,有事和我联系。

怎么联系啊啊啊啊!?Malik的无毛鸽子?

大导师像读懂了我想法似的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后说,手机。

然后Altair淡定的把门带上后走了。

二十四分五十一秒后,我收到了添加大导师为好友后收到的第一条短消息。

Safety n peach,my brother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觉自己写出了结局的感觉,注意还有后续,后续。

为遥遥无期的下一篇点蜡。

我真的把番外写好了!!!

【AC】房间还是要自己打扫

一发完!

就是之前的点梗!

@今天大大发糖了么 感谢点梗!

CP:EA

对没错,只有一对。

但还有一点MAM,程度就和硝酸甘油爆炸所需的最小振幅一样渺小。

设定就是E子住在大导师那

感觉自己的文风好像变的奇怪了起来

真的炒鸡短啊

——————————————————

自从Ezio来到马西亚夫后就自动承包了Altair二分之一的文件,当然,另外的二分之一早就被塞进Malik的门缝下了。

Malik有时候,不,每天都想把Altair按进镇子中间的水池里,而Ezio倒是很无所谓,与其说是无所谓,更是一种淡定。

Altair都看在眼里呢,每次Ezio与小姐们聊天时总是幽默风趣的,但一看到Altair表情就会瞬间有些不自然,然后绷紧脸,眼神飘忽忽的看着大导师。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很长一段时间,大导师都在和宣教长学习如何与人友善的相处。

一次,Altair对Ezio微笑了一下,意大利导师在看到马西亚夫之鹰的微笑后,嘴角够起不自然的幅度,然后慢慢转身走了。

对,Ezio Auditore Da Firenze 走了。

Altair简直痛不欲生,难道黎凡特最高大导师笑一下都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没露出大白牙的笑容都是可以接受的,今天的吃瓜学徒们仍然在作死。

每天早晨都有一个危险地段,区域主要在Malik的房间方圆十米左右,按照平面算的话。

每当从半睡半醒的宣教长脸庞边悄悄把文件抽出来的时候,大导师才会觉得当时自己看不起的匿踪到底有多重要。

寻找合适的藏身点也挺重要的,说真的。

去Ezio的房间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的,因为里面没人,Ezio似乎更习惯暗中观察马西亚夫之鹰。

呵呵,你当坐在长椅上两手叠放我就看不到了吗,我又不是小聋瞎,只是觉得让别人知道我认识你太丢人了而已,大导师每次经过长椅的时候都这么想到。

有时候,Altair真的很想把这位意大利大导师直接从鹰堡上踢下去,不带稻草堆的那种。

毕竟,把几十张文件纸散放在房间四处,并且房间一团糟,满地都是草稿纸和笔墨,桌子上也是,就算有鹰眼也是太为难大导师了,这下Altair是彻底明白了Ezio当年找他的手稿书页的感觉了,就不能好好的放在一个地方吗!整整齐齐的!

作为一位前辈,Altair是会把Ezio的房间整理一下的,即使第二天和第一天一样乱,并且Ezio不道歉,每次Altair找二导师谈人生的时候,二导师总是很不自在。

好,我知道你真的很想道歉,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了,大导师举起手挡住Ezio的星星眼。

今天依旧如此,大导师捧着刚从宣教长那收来的文件,满身稻草屑的走进二导师的房间。

大导师先是很淡定的把文件收起来,然后把桌上的草稿纸摞在一块,Altair看到桌上的墨水痕迹后默默顺着痕迹往下看,终点是打开了一半的抽屉,大导师头偏了一下,是一张信纸,只能看到下面的空缺,应该只写了三分之二,大导师把头正回去。

空气凝固了三秒钟。

Altair坐到椅子上,清咳了一声,把头探到抽屉上,伸手进去把信纸往下抽了抽,由于光线问题,只能看到第一段。

亲爱的大导师,
我知道自己最近的状态很不好,每次您与我聊天时,我总是很失礼的没什么表情,但请您不要因此对我产生一些坏印象,我先在此表示诚挚的歉意。

大导师欣慰的觉得二导师终于有了认错意识,竟然还写了道歉信,然后就直接把信纸拿了出来。

看到您的第一眼,我知道我的世界就改变了。不是太天真,不是太幼稚,不是一时心动,也不是瞬间迷惑,而是,我知道,你来了。
我每次看见您时,都感觉心脏似乎就吊在我的喉咙处,快速而坚定的不停跳着,身体的血液加快了流动,手指有些僵硬,面部因过度的紧张而没有了表情,想张口却又张不开,想看着你却又怕被发现。
您金色的瞳孔像是佛罗伦萨清晨照射在琉璃彩窗上的阳光一般,既是锐利又带着温暖,折射进我的心房,带着疤痕的嘴角更是令我着迷,尤其是在它微微弯起的时候,我实在是太紧张又太惊喜了,我

然后就没有了,大导师也已经快看不下去了。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啊!说好的道歉信呢!Altair向后瘫在椅子上。

大导师把信纸塞了回去。

或者他应该找Malik学一下怎么写一封委婉的接受爱意的信,而不是如何与人相处。

当然也不一定是Malik,Altair觉得自己可以和当事人说清楚,例如一句再简单不过的:

جيدة

End ?

-------------------------------

Ezio回来后看到打开了的抽屉和整理的干干净净的桌子,心里又紧张又不安。

卧槽卧槽,发生了什么,Altair他看了吗?!

早知道自己打扫房间了啊啊啊啊!

尴尬死了尴尬死了他到底看没看啊啊啊啊!

Ezio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两个不眠之夜,三个不眠之夜。

直到一句带着中东口音的جيدة。

End.
--------------------------------

我竟然写完了,我一开始这个稿子莫名其妙丢了!

深夜更文,刺激。

以下是不要脸的拉粉时间

想永葆青春吗,想强身健体吗,想成绩提高.......对不起,拿错剧本了。

喜欢的话就请关注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