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咸鱼写手,更新随缘
三次学生超级忙

【AC】Ezio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2)

【Arno】

这事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了。

那天我正在咖啡店的小房间里看电视,准备从七点看到九点半后就走人…店长是不需要工作的。

电视剧正到了高潮部分,我坐直了身子,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突然!门外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叫声!我吓了一大跳,直接抄起烟雾弹的袋子系在腰上后就夺门而出。

店里已经一个顾客都没有了,我看到Ezio把手机扔进冰水里后就跑掉了……一旁的Edward倒地不起。

我直接冲出门外,追着Ezio向远处跑去……我并不是不管Edward,我相信一位亡灵法师是有呼吸回血的技能的。

Ezio直接爬上屋顶,一直向南面跑去,每当我快追不上的时候……腿短Ni妹,我是不会说你姐的,放心吧马铃薯脑袋。

……我就会扔一个烟雾弹……没有什么事是一个烟雾弹解决不了的,实在不行就两个!

追了一会后,我看见他进去了一个小区……啊没错,就是你和你姐住的地方。

我看见Ezio慢慢接近的你们住的地方……不是我不想阻止,我追不上啊!我不都说了不是腿短的问题了嘛(并没有)!也不是烟雾弹的原因啦!大晚上,用不用烟雾弹有区别吗!嗯?等等,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再烦打死你这个土豆男,你个每天菜谱只有炸土豆,烧土豆,炖土豆,煮土豆,焖土豆,拌土豆,炒土豆,土豆和鱼,鱼和土豆的人,除了土豆男还有什么更适合你的名字吗……哦,比如马铃薯男,谢谢宣教长的指导。

我看到Ezio爬上Evie小姐的窗子,我有点方,就对他摇摇手,让他停下,毕竟半夜进女士(?)的房间里可是不好的,但他可能以为我还要追上来,就用袖剑打破窗户跳了进去……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的=_=,不过Ezio右腿裤子被划破了!其他的……你个英国佬放开我的头发!疼疼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呼……不对我为什么要道歉……

【Ezio】

我有些不自然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腿,在感到挤压石膏所带来的痛苦之前把手缩了回去。

Arno依旧沉浸在自己突然道歉的深渊中无法自拔。

“目击证人都有了你总不能抵赖了吧?”Jacob揉了揉Arno的头得意的说。

“……”目击证人可是刚刚差点被你拽成秃头。

“我道歉你都没说没关系!”Arno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大喊了一句。

然后全场的气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尴尬起来。

“没关系?”Jacob疑惑的说到。

“不客气。”Arno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孩子真好骗,我感概到。

“呃……接下来是Jacob吗?”

“嗯哼,没错。”

“等等,”我叫停了正准备以张牙舞爪的动作来表现他姐的恐怖的Jacob,“我还是想问一下谁昨晚接到了我的电话……”

在等待回音的时候我随意拨弄着马甲的下摆。

……等等不对!我怎么穿着马甲!我昨晚穿的明明应该是兜帽衫!里面是衬衣和T恤!

我回头看了下挂着破损的兜帽衫和不知道为什么黑漆漆的T恤的衣架和半开着的杂乱的衣柜。

“怎么了?”Altair瞄了我一眼,有些心虚的问到。

Altair双手交叉着放在桌上,手一会张开又一会握紧。

大导师,你已经暴露的彻彻底底了。

“呃……说下电话和……衣服?比如那件乌漆麻黑的T恤?”我试探着问了下。

Altair抿紧双唇,开口说:“你应该先问Jacob。而不是关心你衣服的问题。”

“你既然那么说,就说明你可以说下电话。那就说下电话吧。Novice,我也很感兴趣呢。”Malik尽量控制自己的双手在交叉叠放时不会因为过于放松,而让右手压到左手。

所以说就不要耍帅了啊,额角都滴下冷汗了啊,宣教长。

Altair抽了抽嘴角,伤疤也随之微微抖动:“我要求单独和Ezio说话。”

我猛地一挑眉。

“是要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Jacob就像当年Cristoforo Colombo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大喊了出来。

(哥伦布的意大利名,发现新大陆什么的大家都知道的,我就不多嘴了。)

Altair一脸冷漠的把一脸蒙蔽的我拽进厨房,留下一脸兴奋的Jacob,一脸满意的Arno和一脸沧桑的Malik在我的卧室里默默思考人生。

评论(7)

热度(81)